切换到宽版

茂名象棋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茂名象棋网 中国象棋资料 象棋新闻 《梅花五字变》概说
查看: 741|回复: 0

《梅花五字变》概说 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2013-8-29 09:20:03 |显示全部楼层
《梅花五字变》概说
  这本棋谱叫《梅花五字变》,由于年代久远和棋术诡秘多变,许多象棋研究家对其情有独钟。中国象棋古谱研究权威道平先生、张雄飞先生,曾分别在1961年5期、8期的《象棋》月刊上撰文,对《梅花五字变》的成书年代进行考证,他们或根据钱牧斋(生于明万历十年)着《绛云楼书目》记载推断其应在明中叶成书,或根据赵琦美(生于明嘉靖四十三年)着《脉望馆书目》佐证其应在元代刊印… …
  我国棋艺家如佟醒华等人经过研究发现,许多著名布局如“信手炮”、“列手炮”、“入手炮”、“出手炮”、“盘头马”、“屏风马”以及经典残局“虎穴得子”、“双马饮泉”、“海底捞月”、“韩信将兵”等等追根寻源,最后竟都捣到了《梅花五字变》上。
  《梅花五字变》在中国象棋史上的地位非同寻常。
  本文主人公小传
  刘国斌,1932年生于河北乐亭。
  据《乐亭县志》记载,刘家祖籍河间府,后迁乐亭县刘石各庄。刘国斌祖上以经商起家,创业人刘新亭,生于清道光年间,*长途贩运,苦心经营十数年后,积制钱数百万;其后人勤俭持家,不纳妾,忌奢侈,教育子弟读书上进,以求取功名利禄;刘家商号众多,经营范围北到黑龙江,南到上海,约占大半个中国的市县;其发行的票证,流通全国,汇兑远至海外;刘家经营有方,数十年积累资金数百万银圆,拥有土地496顷,车辆百数十辆,骡马成群,雇工数百人,庄园如城堡,有假山、河池、花圃、楼台、亭、阁、小溪跨桥,雕梁画栋,金碧辉煌,世称“京东第一家”,“富可敌国”:民初曹琨贿选总统曾得到刘家的资助,张作霖到刘家借过军饷,民初大总统黎元洪给刘家宗祠题过匾… …
  刘国斌的父亲年轻时留学日本,1948年定居台湾。
  刘国斌幼年即到天津上学,50年代初到北京辅仁大学、中央财经学院学习。
  由于家境富有,本人又聪颖好学,大学期间的刘国斌不仅英俊潇洒,而且多才多艺,在文体领域涉猎颇广:唱歌跳舞、读书诵诗、打牌下棋、打乒乓球、踢足球… …1953年至1962年,他先后在中国国家足球队、中国第一机械部足球队服役,当守门员,与年维泗、方纫秋、张俊秀、史万春以及刚刚去世的张宏根等摸爬滚打多年。退役之后,他利用业余时间从事象棋活动,曾两获宣武区象棋冠军。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他在北京象棋队任副领队兼教练员,从1980年开始,他开始了他的象棋之旅:他先后任国家体委棋类办公室象棋部主任、中国象棋协会秘书长、亚洲象棋联合会副秘书长兼考铨主任、世界象棋联合会筹委会联络处主任,他是中国电视荧屏上的最早讲棋者,他是中国五个象棋特级国际裁判之一。
  工作之余,刘国斌的最大爱好是藏书--去年,他在北京市藏书状元户评选活动中以20000余册藏书勇拨头筹,荣获明星户称号。
  而他的藏书之中,有70%是棋谱。在中国棋谱收藏界,北京刘国斌与上海杨明中有“南杨北刘”之说。中国古代“排局四大名谱”(按刊印、定稿年代排列,分别是嘉庆五年的《心武残编》、嘉庆六年的《百局象棋谱》、定稿年代尚未最终确定的《渊深海阔》和嘉庆九年的《竹香斋象戏谱》,其中《心武残编》全国只存三个整套,一个半套,因而十分珍贵,而《渊深海阔》更是孤本传世,价值连城)令人羡煞,而将其集全在握者,全国惟有刘国斌一人。
  灵光一现 擦肩而过
  1956年12月中旬,刘国斌刚刚随国家足球队访问阿尔巴尼亚归来,18日晚上没事,就到东安市场书摊儿寻书觅卷。
  据京城老人讲,东安市场旧书市场规模很大,是老北京数得着的几个大书市之一。逛了几处之后,他进了一家小书屋。屋里人不多,他顺手翻了几本之后,问掌柜的:“您这有棋谱吗?”掌柜的三十来岁,见问,顿了顿,说:“还真有一本棋谱。”说着,就翻出一本递给了刘国斌。刘国斌接过一看,该书窄长,像一本字帖,书名为《梅花五字变》。他翻了翻,前面没有序言,后面没有跋,头一页画的像棋盘又不像棋盘,且密密麻麻写满了字。他看不懂,就问:“这是棋谱吗?”掌柜的说:“是棋谱呀,你看,这不写着车、马、炮呢吗!”
  刘国斌以前看的棋谱都是数字记着法,是“炮二平五”、“马八进七”这类的记法,而眼前这本书记的却是“炮花城”、“马杓”什么的,他看不懂,就问掌柜的:“您看这是什么年代的?”掌柜的说:“抱歉,我也不太懂… …这样吧,我给您请个老师傅,您跟他谈谈… …”说着,就从后边请出来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师傅。刘国斌迎上前去,说:“老师傅,您看这书是什么年代的?”老师傅接过书看了看,说:“根据版型、纸型、装订情况看,最晚也在清初之前,”片刻之后,又说,“我看够明代的了,--如果要再确切一步,就得专门研究了。”刘国斌赶忙说:“那倒不必了。”
  老师傅离开后,他问卖多钱,掌柜的说八毛。
  刘国斌大学毕业,级别高,又有运动员(他有运动健将称号)补贴,当时月薪八十余元,这本书的价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。但是,由于年轻,由于处于起步阶段,没经验,他把它看成正统象棋棋谱外的另类,于是,他把书还给掌柜的,说:“我看不懂,以后再说吧。”
  离开东安市场,回到国家足球队先农坛驻地,奇怪得很,整整一晚上,那本书时大时小,时魔时幻,在他脑海里晃来晃去,挥之不去。突然,他一拍脑门儿:“咳,应该买回来,这有这么多行家,让他们看看不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吗!”
  当时,全国首届象棋比赛正在北京举行,来自天南海北的象棋高手云集京城,而当时国家体委招待所也设在先农坛院内。
  他想马上去东安市场书市,但一看表,十点多了,太晚了。
  他决定第二天去买那书。
  19号,球队训练,传、接、射,堵、跃、扑,训练持续整整一天。
  好不容易捱到晚上,草草吃罢晚饭,他马上乘公共汽车去了东安市场。
  年轻的掌柜的不在,当柜的是另外一个人。问起那本棋谱,翻了半天,货架上没有,其它地方儿也没有,那人说:“我记得好像卖出去了。”刘国斌急切地问:“卖什么人了,那人长的什么样儿?”他想找点儿线索,以便日后寻觅,可那人摇摇头,说:“记不得了。”
  后来,古谱收藏家杨明中、佟醒华、陆永庆、冯锦珠等人莫不为这件事扼腕痛惜,刘国斌更为自己“有眼不识泰山”、与之擦肩而过遗憾多年。
  自那个寒夜之后,那本神秘的古谱就再也没露过面。
  古谱与崂山道士的渊源
  上世纪前叶,山东潍县出了两位闻名全国的棋人,一位叫邵次明(1880-1969),其棋力与一代棋圣谢侠逊不相上下,而他的棋力相传得益于一本古谱,这古谱名为《自出洞来无敌手》,是抄本,是他的老师王尚纯传给他的,而王尚纯得自于崂山道观;另一位叫陈天才(生卒年月不详,已故),手中也有一本相同古谱,他曾在《象棋》月刊1980年第9期撰文,称《自出洞来无敌手》为“道家古谱”、“潍县秘本”。在这篇名为《谈谈〈自出洞来无敌手〉的来龙去脉》的文章中,陈天才讲了一个传奇色彩很浓的故事--
  清道光年间,潍县有位嗜棋如命的棋手,名叫顾尔协,棋艺高超,未遇敌手,名噪一时。后来,他听说崂山上清宫有位迟道人下棋很好,便打点行装步行到崂山寻访。登到山腰处,见有一石桌,桌上刻有棋盘,上布石棋子,乃坐憩石桌上。少倾,山上走下一火工道人,问顾:“施主何往?”答曰:“欲到上清宫访迟老师傅。”火工道人提议“愿先领教几盘。”顾此行本意也是以棋访友,遂不推辞,于是凝神竭思,布阵运子,以图一胜。然而不久败北。顾要求重战,道人含笑首肯。未几,顾六战六负,既惊且喜,连连称服,向火工道人施礼,求拜为师。道人曰:“弈棋之道,非一日可精。”顾再三请求,火工道人遂由怀中出示一卷,视之,乃《自出洞来无敌手》抄本。顾喜不自胜,下山后研究不辍,棋艺日益精进。
  在谈到此谱的下落时,陈天才写道:“早年,余在顾尔协之孙处见其秘本,其孙已是两鬓如霜,回想起来,已有半世纪矣… …多年以来,历经兵燹战乱,顾氏所存原抄本早已下落不明。余有转抄本一卷谨存,‘文革’前潍坊市体委曾油印二百份,以为培养青少年之教材。但转抄时,未录原诗词着法,诚为憾事!”
  那么,陈天才--顾尔协抄本与邵次明--王尚纯抄本是否都源于崂山上清宫呢?1948年,青岛民言报社影印出版了邵次明编著的一本名为《象棋战略》的棋书,该书以其手中的《自出洞来无敌手》为蓝本,编排规制与陈顾抄本大同小异,专家推断二者同源。
  经历‘文革’之后,陈、邵抄本、转抄本均不知所终。
  刘国斌得到一种补偿
  1957年初,刘国斌逛隆福寺书摊儿,一次购得三种古谱,其中有一本叫《梅花五字变》。据刘国斌和他众多藏友考证,《梅花五字变》即是《自出洞来无敌手》的一个抄本,与邵本、顾本应为“手足兄弟”。
  经与邵本《象棋战略》比较,《梅花五字变》前缺“凡例”,而后多一“跋”。跋为购书者手书,曰:“同治己巳年(1869年)正月十三日在琉璃厂于姓书摊得之,又与(于)庚午年(1870年)正月十五日复得原本,正是: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真机缘也!余觅此书四十余年,方才得之,故志之。”
  刘国斌由此推断,这位19世纪生活在北京的无名象棋爱好者是一位非常执着的收藏家,寻觅四十余年后(前推四十年,应在嘉靖年间,即与顾尔协访迟道人的时间相似),终于在一年之内购得抄本和原本,实数不易。而1956年12月18日东安市场偶然一现的那个刻本(原本)也应与手头的这个抄本一样,必是这位无名氏的藏书。他的后人大概遭遇变故或因生活拮据而变卖了他的珍藏。
  现制象棋自宋代定型以来,为记载棋局,记着方法相伴而生。大体而言,记着方法有三:古谱记着法、汉字记着法和数字记着法。古谱记着笼统而粗糙,如“马退”、“炮进”,颇费猜想;数字记着法是现行记着法,如“炮二平五、”“马八进七”,简便而准确;汉字记着法还算准确,但烦琐--《梅花五字变》用的即是此种记法。
  “12-18”之夜,刘国斌在那灵光一现的刻本第一页上所见“像棋盘又不像棋盘、且密密麻麻写满了字”的字们,实际是一阕词,词曰:银河离/纷落一庭花雨/日汉呈杓都如许/平台入望处/江城返照千里/村市浮烟万树/乳燕游丝春画里/缓带乐郊志(上阕);魁缠静/清留群壑松声/山川人意各争荣/画阁倚空明/铃宇回风乍冷/锁窗映月初横/沙鸥碛鹭晴晖永/昼莎相肤公(下阕)。这阕词90字,嵌在棋盘的90个交*点上,以字代点:炮花城即炮二平五,马杓既马二进三… …
  光阴荏苒,刘国斌现在成为屈指可数的古棋谱收藏研究家之一,其藏品无论数量还是质量,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,前面介绍过他的“四大古谱”珍贵之极,海内外无人能及。而在他眼里,《梅花五字变》的价值在“四大古谱”之上。这是因为:一、在众多古谱中,残局、排局多,全谱少,《梅》谱因而显得珍贵;二、《梅》谱水平高,质量上乘,颇具实用价值(很多实用布局、残局出自此谱,前文已做说明);三、该谱着力研究炮的用法,按“自出洞来无敌手”7字顺序编排(刘本、邵本完全相同),每字下面系棋局5盘,共得35盘,每局有不同的着法,各局有不同的变化,其变化短小精悍,简明易懂,风格别致,利于初学。
  前文已经说过,《梅花五字变》(《自出洞来无敌手》)的刊印年代应在明之前,并很有可能在元代,但由于刻本藏而不露或往坏处推断--金身已坏,因而无法从版型、纸型和装订情况考证其确切年代,这对于中国象棋古谱的收藏与研究,对于正在着手中国象棋史编写工作的刘国斌来说,实在是一个天大的遗憾。
  “那是一本明之前的棋谱,在当时东安市场的旧书屋里,这本书的售价只有几角钱。一念之差,本文主人公与其失之交臂。而现在,据有关专家估计,其价值有百万之巨… …”刘国斌说。  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茂名象棋网 Copyright ©2011  All Right Reserved.  粤ICP备12005990号-1 联系方式:QQ506065528  

返回顶部